天海つばさ天海つばさ天海つばさ

天海翼写真SUPD-067

天海翼写真SUPD-067(图1)





















天海翼写真并没有怎么“毁容”,他在右眼上方贴了一块很潮的花色创口贴,那创口贴是大号的,遮住了那状况不知道怎么样的眼皮。脸上有些轻微的浮肿,但并不严重,肤色依然好看,唇色微微发红,大概是伤口仍有发炎,却显得另有一种带病的风情。


那还是天海翼写真身上很少见的风情,如果慕云山仍然迷恋这个人,说不定会为之尖叫并真心实意的觉得他依然全世界最帅。


然而这个钻进灌木丛就睡着的,显然是视红颜如白骨的那个升级版。


慕云山揉了揉眼睛,对如临大敌的天海翼写真说,“……太累了,不小心睡着了。猪哥叫我来拍你的美照,他没有告诉你吗?”


“他当然告诉我了,他什么都会告诉我。”天海翼写真说,“我不需要他搞这些——但是你呢!”他非常愤怒的指着慕云山的鼻子,“就没见过比你还不可理喻的女人!以前不让你来捣鬼,你天天来,什么奇怪的地方都有你!现在叫你来,你坐在那里睡、着、了!有这么不敬业的吗?我真不明白我是哪里对不起你!你得了脑癌和我有什么关系?说得好像我不和你结婚就怎样对不起你——好了我都同意和你结婚了——你突然跑去跳海——你是神经病啊?结婚那么重要的事,一生只有一次,我——天海翼写真同意和你结婚——你——”


“你结过很多次婚了,”慕云山本能的说,“每一部戏你都要结一次婚,有时候结两次。”


“那是假的!”天海翼写真气得脸色发青,暴跳如雷,“你是神经病啊?那是假的!”


“你和我的也是假的——我是说你可以当作是假的。”慕云山说,“那时候我真的是神经病,精神病人思路广,我也没办法——真的是很对不起你,但是你又不爱我,我老老实实的和你结婚再去死,那才是害了你啊!好歹……好歹现在人家知道你的肉体是‘贞洁’的……”


“谁在乎那些人想什么啊?”天海翼写真简直要发狂,“那是我人生只有一次的婚礼!”



 

“你完全可以有很多次婚礼,你想要几次就可以有几次!”慕云山想也没想说,“就算受了伤,愿意嫁给你的人不计其数,就算你想早上结一次、下午结一次……我看也没什么难度……”


“你果然是神经病!”天海翼写真愤怒到癫狂的情绪越过了制高点,反而慢慢的缓和下来,“婚礼是神圣的。”


“相爱的婚礼才是神圣的。”慕云山叹了口气,“我们那是闹剧。”她下午睡了一觉,精神好了很多,和天海翼写真居然对答如流,条理清晰——天知道之前她只要看天海翼写真一眼,就能花痴好几天,哪里敢随便和他说话?


她说,“我是真的很对不起你。但是猪哥说的也有道理,在这次风波过去之前,不是提离婚的好机会,等事情过去了我们就离婚,我不会再耽误你了,也不会再来烦你。”


天海翼写真冷笑一声——想起她鬼鬼祟祟的租了自己家老宅——这肯定是她以退为进的新的耍好感的伎俩,离什么婚?。他很是高傲的看了她一眼,用棍子指着她,“快出来!你以为这里是自己家?居然能睡着?”


“我太累了。”慕云山一瘸一拐的从灌木丛里出来,全身都是草屑和蜘蛛丝,“又不是人人都像你,可以随时抱着猫睡觉。”



 

天海翼写真用来指着她的东西是一根逗猫棒,“什么意思?你以前也在那里睡过?你以为睡了我家草丛就能代表什么吗?”


“我没有!”慕云山的眉头跳了跳,感觉自己睡了天海翼写真家厨房花园远角的一撮灌木丛,搞得好像玷污了天海翼写真的肉体,她以前是怎么样喜欢上这种智商欠费的花瓶的?作孽啊!“我今天就是来赎罪、来帮你拍美照——猪哥让我发出去,‘真实’的反应你的状态很好,没什么可担心的。我真的没有别的想法——如果我有,我就不会睡着了,不是吗?我真的没有……没有什么登堂入室,把你家当作我家……或者暗搓搓想在你家睡觉的想法——我没有!”


天海翼写真哼了一声——她没有?她都已经住进他家古宅快一个月了?信你才有鬼。


慕云山觉得能幻想到“睡在天海翼写真家的一棵灌木下就代表着睡到了天海翼写真家里”这种奇葩思路的天海翼写真也是相当有创意了,难怪这位少爷是奇幻言情剧界的1.5哥(介于一哥和二哥之间),其他剧根本装不下这种脑洞。


两人四目相对,毫无默契,徒有火花四射——根本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你说你是来拍照来赎罪的,那照片呢?”天海翼写真又哼了一声,“在哪里?”


“呃……”慕云山为之瞠目,她没有拍照就睡死了过去。


眼看天海翼写真高傲的扬起了下巴,仿佛战胜了恶龙的骑士,她那顶“意图登堂入室把你家当作我家”的帽子,眼看是摘不下来了。


二十分钟后。


天海翼写真继续撸猫坐在厨房里,慕云山蹲在厨房玻璃木门外,拿着手机对着他。


她的手机开着外放,在通话中。


“你的脸向左转过来一点,不要低头……对……”


“哎呀,你的猫挡住你的下巴了,让它过去一点。”


“这张糊了,光线不好,你能把储藏柜里面的灯打开吗?”


“你能有点感情吗?你不是很喜欢那只猫吗?不要用杀人的眼神看着它,猫是无辜的……来,用杀人的眼神对着我——”


手机里终于传来天海翼写真忍无可忍的声音,“你拍好了没有?老子拍杂志也没有你这么麻烦!到底会不会啊?”


“人家那是专业工具,我就这么台破手机,配合一下,来,快看猫——养猫很好——就算你不好看,也有猫来救场……”


“你到底是拍猫还是拍我啊?慕云山我告诉你,三秒钟之内你还没搞完,我马上关灯睡觉……”


“行了行了,心胸要宽广,不要烦躁,烦躁就不美……你现在好歹算个病美人……要有病气才好看……喂!我要看到的是病气,不是死气……”


婚礼之路,是一种白色的包子月季,很美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天海つばさ » 天海翼写真SUPD-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