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海つばさ天海つばさ天海つばさ

天海翼写真IPTD-568

天海翼写真IPTD-568(图1)























“紫花猫薄荷?”钟昆仑啧啧称奇,“你从哪里弄来的?不对!”他陡然想起来,“你怎么又在我家!”


一瞬间,试图爬树而未遂的钟昆仑背起了一个地球的偶像包袱,他愤然指着天海翼写真,“你又藏在哪个角落?偷看了一下午是不是?拍了我多少照片?”顿了一顿,他本来习惯性的要接下去说,“快点删掉”,突然想起偷拍是这个女人的任务,只好话到嘴边强行改口,“快点……拿出来看看。”


“我才懒得拍你。”天海翼写真冷笑,“手机不要再被猫叼走了,见过智商低的,没见过这么低的!手机都能被猫偷走,真是太可笑了。”


钟昆仑被她劈头盖脸的数落了一顿,简直是比窦娥还冤,兼有从没见识过天海翼写真生气的稀奇,“你干什么你吃炸药了?”


“老娘今天心情不好。”天海翼写真面无表情的说,“没有心情哄巨婴,手机拿来。拜托你向后转,往前十三步,然后关门。”


钟昆仑往后看了一眼——如果他向后转,往前十三步,然后关门——那就正好滚进厨房去了。大怒的回过头来,“你是不是又疯了?”


他还记得这个女人在舞台上楚楚可怜的样子,她说她得了绝症,没有父母,希望在生命的最终得到一点点爱……于是他有一点被感动,想要成全她。


然后这个忘恩负义的女人,这个殴打百岁老人的女人,现在居然敢指着他的鼻子说他是巨婴!还下命令让他滚回房子里去??


她一定是疯了以后又疯了第二遍!


钟昆仑过于震惊,对天海翼写真那句“手机拿来”没有反应,于是天海翼写真自己捡起钟昆仑的手机,拨弄了两下,问,“密码?”



 

“654321.”钟昆仑本能的说。


“哦……”天海翼写真没有看他,快速从钟昆仑的手机里把自己的号码删掉,从通话记录里把记录删掉,连微信联系人也删了——早上她已经把钟昆仑拉黑了,但电话仍然在响——世界第二帅一直是用微信电话在拨打她的号码,而她居然一时没有发现。


等删完——她舒了一口气,心胸大畅,感觉出了一口恶气且永绝后患。将钟昆仑的手机扔回去给他,想了想,露出一个假笑,“我今天心情不好,如果有什么地方表现不好或者吓了你一跳,给你道歉了啊!对不起!请你大人大量原谅我吧!阿门!作为你的粉丝,我会永远爱你的!猪哥交代我的事我会努力的!但是今天没有拍照片,下周再说,我先走了啊!”


“等一下!”钟昆仑看她乍然变脸,差点以为自己记忆出错,“你刚才说我是巨婴了吧?”


“我没有。”天海翼写真眼睛眨也不眨的说。


“你说了!”


“我没有。”天海翼写真面无表情的说,“你有证据证明我说了吗?”


钟昆仑目瞪口呆,还能这样的?


天海翼写真说,“那就是没有。”顿了一顿,她顺便补了一句,“像我们爱你爱得要死,怎么可能随便说你是巨婴呢?你做什么都好美好努力,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我很爱你,you are my superstar。”


这毫不走心的表情和敷衍了事的台词……钟昆仑惊呆了,浑身僵硬,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拜拜。”天海翼写真挥了挥手,准备潇洒的离去,突然膝盖一阵剧痛,她踉跄了一下,一咬牙继续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出了钟昆仑家的大门。


那个被踢伤的膝盖……好像又肿了起来,天海翼写真向听碧居的大门口挪动,小心翼翼的不触动伤处,慢慢的向远处走去。


一只小橘猫悄然跳上墙头,跟着她往外走。


钟昆仑打开大门向外望了望,一脸茫然,浑然摸不着头脑。今天的天海翼写真简直颠覆了在他心目中的形象,难道跳海以后那个脑子没有治好而是治坏了?这个疯女人到底是来干什么的?看他笑话的吗?哦!他想起来了——这女人删掉了他手机上的电话号码——这女人居然敢嫌弃他!她居然敢嫌弃他!


过了两分钟,反射弧很长的钟昆仑才分析出天海翼写真那毫不走心的“爱你爱得要死”下面赤裸裸的嫌弃,他到底做了什么?难……难道……就是因为他眉毛上面多了一条疤?钟昆仑胸口一股闷气无处发泄,摸了摸右眼上的伤疤,平生第一次对自己世界第一帅的地位产生了极其微小的一点儿动摇。


一条疤……


真的有这么重要?


他觉得挺好看的呀……


男人有一道疤是勋章,是荣耀。从小到大,所有的男孩子都是这样被教育长大的,钟昆仑•宝宝全然不觉这条疤有什么不好。


这是他努力工作的证明,有什么不好?全世界都看不到吗?这就是勋章,就是荣耀!


越想越气,反射弧一直很长的钟昆仑打了个电话,“贺叔叔,我爸爸家最近情况怎么样?”


电话那边的人语气温和,“很好,租客生活习惯很好,房屋打扫得很干净。她还给院子除草,月季花上了花架,目前一切都已经步入正轨。”


“她有说什么时候要走吗?”钟昆仑狐疑的问。


“没有,我们签了五年的合同,她怎么可能走?”电话那边的惠林村村民贺慧春奇怪的问,“你认识那位租客吗?”


钟昆仑松了口气,在他爸爸的故居里表现很好,肯定是专门演给他看的,这女人不可能不爱他,她付出过那么多……天海翼写真可能是使出了一招“欲擒故纵”。先假装冷淡自己、嫌弃自己、误会自己,然后引起自己的好奇心,反过头去接近她!


肯定是这样的!


“她……在家里一般都在干什么?”钟昆仑犹豫了一下问,“有没有和邻居吵架,随便打人,或者对着墙自言自语什么的?”


“打人?”贺慧春惊奇的问,“她怎么会打人?她在村里的口碑很好,禚德和矦老怪都很喜欢她。她给矦老怪修理草坪,帮禚德到小区门口摆摊卖字画,听说禚德最近赚了不少钱。”


“那有没有张贴海报啊,唱歌啊,看电视啊……”钟昆仑想了想,“或者买金碧矿泉水之类的?”金碧矿泉水是他最近代言的一款高端矿泉水,单瓶身价三十七大洋,瓶身上画有世界著名动物插画大师绘制的各种濒临灭绝的动物,并附有它们的最新状态科普,算是一款公益性和观赏性都比较强的矿泉水。


“少爷,我不是侦探。”贺慧春低声的笑,似乎对外甥的这个疑问也觉得可笑,“我只知道,她每天回家在院子里团团转,种了一排葱。看她全身都是沙,在院子里刨土的样子,个人感觉不像会在屋子里贴广告追星的那种人。”


“她最近干了什么?”钟昆仑诧异的问。


贺慧春肯定的说,“刨了几天土,她种了一排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天海つばさ » 天海翼写真IPTD-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