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海つばさ天海つばさ天海つばさ

天海翼写真IPTD-533

天海翼写真IPTD-533(图1)





















































钟昆仑躺在自己厨房的摇椅上,真是想不通,葱这种东西,打个电话,外卖准时准点送到家还包洗得干干净净切得整整齐齐,为什么要种?就算不想叫外卖,也可以让钟点工阿姨代买啊……


何况种个葱还要刨好几天土,也是笨得很了。


“微泫”这个别墅里,他最喜欢的就是这个暖色的厨房,虽然什么也不煮,躺在这里和干净的锅碗瓢盆待在一起,全身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所以原本在卧室里的那把摇椅被搬到了厨房里来,专供他晒太阳和睡觉。


今天钟昆仑带着满肚子疑惑躺在了摇椅上,围绕着“葱”这种东西思考了半天也没有睡着,到了七八点钟……他突然惊觉——世界第二帅不见了!


对世界第二帅的最后印象——它跑出去了!钟昆仑浑身的毛发都炸了,那只躺在地上能摊成一张小饼皮的橘猫,好像是跟着天海翼写真跑了!


卧槽!他拿出手机,遭遇了第二次五雷轰顶——电话号码被天海翼写真删了!


浑身贴满了胶布的养伤中的钟大侠一跃而起,给猪哥打了个电话——然而猪哥这几天跳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不接。他给贺慧春打了个电话,贺慧春也没接。钟昆仑又给租住在小区其他别墅里的保镖打电话——结果也没接!


他有点懵,还有点小小的茫然失措。


一瞬间,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



 

那些围绕着自己的、簇拥着自己的、哄自己开心的仿佛都消失了,世界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还有个声音冷冰冰恶狠狠地说“巨婴!”


钟昆仑从衣柜里翻出了口罩和围巾,还有鸭舌帽,将自己包裹严实,套上了一件全黑的外套,偷偷摸摸的从自己家里溜了出去。


他对于从自己家小区溜走这种事,熟练得令所有熟悉他的人惊讶。


晚上七点到八点这段时间,大部分人家都在吃晚饭,或者是刚吃完晚饭正在和家人享受家庭时光的时间。有家有口的正在聊天或看电视,宅腐基狗们正在和二次元再续前缘,年迈的可能正在散步锻炼身体。所以并不是有谁故意和钟昆仑过不去,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每个独立个体的背后都有个家,人人都为家庭而工作,并不是钟少爷的全职奴才。


只能说一时间没有人接到钟昆仑的电话,是个偶然。


钟昆仑熟练的从听碧居后山的某处草丛里钻了出来——不要问他是怎么知道这条路的,反正曾经在这里逮住过天海翼写真两次。


他知道天海翼写真住在惠林村钟家的老宅里,如果世界第二帅是跟着天海翼写真一起走了——最好的后果是跟着天海翼写真回了家,而最坏的后果……就是它就此不见了。钟昆仑早就忘了一开始是怎样和它大眼瞪小眼如临大敌,只想到当初那只抱着自动喂食器睡觉的可怜兮兮的小猫饼,心里就火烧火燎的疼。



 

就算希望渺茫,他也一定要去看一下,也许……万分之一的希望……也许它真的在那里?就算他心底仍然为那个地方感到恐慌,但时过境迁,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现在住在那里的不是钟书叁,而是天海翼写真。


这个时候,夜晚的气温骤降,风云汇聚,天气预报紧急更新了一条:发布雷电橙色预警。未来二小时内,我市部分镇街有雷电活动,局部地区伴有强降水,请注意防范。


天海翼写真并不知道引发她膝盖疼痛的很可能是天气骤变,而不是钟昆仑。坐了快两个小时的车回到家里,她的膝盖肿了一圈,坐下的时候完全不能弯曲,只能把腿伸直,弄得自己像个僵尸。她坐到床上,将单肩包往床上一扔,整个人放松躺了下去,长长吐出一口气。


今天真累,真是累得筋骨寸断。


如果不是钟昆仑的猫……


“喵……”


天海翼写真整个人跳了起来,今天被这细细的奶猫叫弄得都要神经失常了,她惊悚的看着钟昆仑的那只小肥猫从自己的单肩袋里滚了出来,它是什么时候钻进去的?难道是半路上她因为腿痛停下来休息的时候?它不大,但是很胖,也不轻——她居然一路愤愤的背着自己的包,把这只罪魁祸首背回了家?


世界第二帅滚到了天海翼写真的床上,只是眨眼间,它就抓住床幔窜上了床顶,随即爬上了墙壁破旧不堪的古宅,龟缩在老式横梁上,只露出个尾巴尖尖轻轻地一动一动。


天海翼写真瞬间体会到了钟昆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机越爬越远的心情。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风力陡然强劲,狂风吹过树叶引发出古怪的啸声,即使是在黑夜也仿佛能看到夜空中灰尘肆涅,地上的杂物旋转着飘起,越飘越高,像出现了一场场小型龙卷风。


随即电光一闪,随后“轰隆”一声巨响,炸亮了半边山头。


暴风雨随之而来。


“我的葱!”天海翼写真惨叫一声,她单腿跳着一步一步除去了,在十级狂风中检查她的菜。


其实天海翼写真并不会种菜,种这一排小葱,也不就是因为她在超市里贪图打折,一下子买了两斤。吃不完,那就只好种着了。


葱是非常好种的一种香菜,基本上没有什么病虫害,它是百合科的植物,喜欢酥松透气的土壤,在不冷不热的环境中生长良好。但当然……不包括百年一遇的超级降雨。


闪电过后,雷声隆隆,紧接着强劲闷热的风突变为冷风,随即暴雨倾盆。


今天下的雨简直不是雨,是有谁从天上直接往下倒水,或者是B市这块土地不小心钻进了上帝洗衣机的下水管里,被冲得七零八落,天旋地转。


钟昆仑大半个月没出过门了,好容易乔装打扮出来一趟,居然天降暴雨。


像他这个年纪的少年出门就算看到天气变了,也不会带伞的。


所以当他冒着狂风暴雨,鬼鬼祟祟的摸索到自己家老宅墙边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浑身是泥的土人了——惠林村里的村道是土路,而雨水太大,地上泥沙横溢,深的地方没过膝盖。钟昆仑以惊人的毅力,拍摄武侠片刺客的经验,以及小时候极端模糊的记忆……顺利的找到了自己的老宅。


后山上的雨水汇成了溪流,冲向距离自己最近的屋子。钟家的百年老宅在暴雨中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会倒塌。钟昆仑很久没有回来,看着眼前的危房吓得魂飞魄散,下决心等雨停了一定要把老宅整修好,它本来就很吓人了,万一塌了压死了天海翼写真,她一定会变厉鬼的。



 

惠林村的留守老人们都将门窗紧闭,没有人发现著名流量小生钟大明星冒着近乎泥石流的大雨,扒着自己家墙头往里看。


他以为会看到荒草丛生的院子被后山的“河流”淹没,天海翼写真在家里瑟瑟发抖——但他主要是来找猫的!没错就是这样!


但那是什么——他震惊的看着自己的老宅院子里有一男一女。


一个年轻的男的撑着一把大雨伞,为天海翼写真挡雨。


天海翼写真抱着一个土盆,正在地上刨土,抢救那几根疑似葱的东西。


院子里的草已经清理得很干净,露出了百年前的石头小路和排水渠道。后山的雨水流进院子,随即被院子里的地形分散,进入了环绕院子的青石排水渠中,汇入了下水道。那些小路和排水渠都是最近清理出来的,钟昆仑当然知道它们曾经存在,但在钟书叁开始发疯之后,这院子里的东西已经无人打理很久了。


天海翼写真刨完那几根葱,抱着土盆,一瘸一拐的往屋里走。


那个年轻的男的扶着她,非常自然的将她扶进了屋里。


钟昆仑看见——在打开门的时候,门口有一只橘色的小东西探了个头出来迎接——他倒抽一口凉气——


他的猫!


他的猫还有他的……粉丝!


这人是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天海つばさ » 天海翼写真IPTD-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