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法系统要清除的“害群之马” 指的是谁?

发布时间:2020-07-09 10:43:12     浏览:

全国政法系统要清除的“害群之马” 指的是谁?(图1)

“不平凡”的年头里,每个季节都会带给人们惊吓。这个夏天,北极圈一些地方一度出现38度的高温。在欧洲,阿尔卑斯山上出现了粉红色的冰川,这个颜色一点也不可爱,因为这意味着冰山暖化,藻类疯长。而在我国南方以及日本,扯天扯地的大雨下起来没完没了,天空仿佛漏开了口子。面对这些极端的气候现象,参加过高考的人都明白这需要全世界的通力合作。但是在这个当口,有的人却在忙着“退群”。

在这些湿答答的消息之外,也有一些消息能让人心情稍微干爽一点。刚刚走出疫情的武汉,7月6日人们忙着“传谣辟谣”。原来这一天很多人收到了一条武汉市区道路积水提示的微信文章,看上去“有图有真相”。但当人们出门上班的时候才发现,路上根本没有水。原来这是2016年7月6日的旧文,同样的日子同样的大雨,但是道路积水的问题却大大改观,这得益于近年来武汉市地下管网的大规模改造。

这说明,有些事只要你认认真真去做,一定会有效果。人民群众早晚都会看在眼里。

由于疫情的影响,我已经好久没采访重要会议了,但这并不意味着重要工作按兵不动。7月8日,中央政法委召开了一个会议,宣布将在全国政法队伍中开展教育整顿试点工作,同时决定2021年起在试点的基础上,自下而上逐级在全国政法系统铺开教育整顿。

“教育整顿”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说进行一下思想教育,开展一下业务学习呢?对“整顿”二字有深刻理解的人应该都不会那么单纯。这次教育整顿试点把“清除害群之马”放在四项任务之首,也就是说是要“拿人”的。那些不忠诚不老实的“两面人”、那些黑恶势力“保护伞”,那些十八大以来不收敛不收手的腐败分子,都将成为整顿的重点。

从2018年年初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一大批“保护伞”已经拔起。在专项斗争开展两年半以后,为什么还要在政法队伍中开展教育整顿呢?从专项斗争到教育整顿,是逻辑上的递进。按照计划,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将在今年年底收官。这不代表对黑恶势力尤其是对保护伞的打击,就告一段落。随着年底专项斗争结束,教育整顿紧接着从2021年全面铺开,换一个节奏,延续对害群之马的清剿之势。

更重要的是,“打伞”既取得了成就,也暴露出了许多隐藏许久的问题。中央政法委教育整顿试点工作动员会上,对于政法系统清除害群之马的判断是“形势依然严峻”。从一些典型案件中,不难看出部分地区的黑恶势力之所以屡打不净,屡扫不清,正是因为当地政法系统被“系统性”侵蚀了。

比如山西太原“黑老大”任爱军案,这个绰号“小四毛”的黑老大2002年就已经被判处无期徒刑了,但这一审判并没有彻底拔除这个黑恶团伙,反而让其在十年之后死灰复燃。原来在入狱期间,小四毛的团伙为其多方打点,买通一批政法系统干部。在这些人的运作之下,小四毛把减刑政策用到了极致,先后获得七次减刑,无期徒刑实际上只服刑十一年。这样的花式减刑,只要有一个环节一个部门卡住了,都不至于发生。

小四毛对当地政法系统的侵蚀,令专案组都惊讶。他在监狱里住单间,家电家具一应俱全,有些领导干部还到牢房里去看他。小四毛当时曾狂言,即使山西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批示查他,“也一样是竹篮打水”。事后山西省纪委查处的与此案相关人员中,果然涵盖了省高院、省检察院到省监狱管理局的领导干部。只有将“刮骨疗毒的自我革命”进行到底,黑恶势力才能斩草除根,扫黑除恶取得的成果才能长久保持,人民群众才能真正获得安全感。

如果说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打伞”,打掉的是政法队伍中那些已成气候的害群之马,端掉的是已经形成的病灶。那么教育整顿着眼的还包括强身健体“治未病”,对于系统内部那些尚不至于构成涉黑恶,但是长期存在的“顽瘴痼疾”,比如违规参股借贷、亲属从事违规经营等行为进行整治,在对一个个漏洞的堵补之中,执法司法监督管理制度才随之逐渐完善起来。这和治理城市积水一样,只要扎扎实实去做,终能见效。

中央政法委的会议上,将这次教育整顿比喻为激浊扬清式的“延安整风”。大家可以结合历史和现实,认真理解这个比喻的深意。百年不遇的大变局面前,内部安稳是应对外部挑战的底气。司法是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防线,而政法队伍的作为则直接关系人们对公平正义的期待与信任,关乎到人心向背。从这个意义上才能理解,为什么会用到这么“史诗性”的比喻。